后妈

正式回归,开始产粮

请求。

心动……

肥美帝:

请求大家和我一起,让LOFTER出台一个政策或者制度或者程序软件,在发文的时候,就直接检测出我们所发布的内容(精确到某个词汇)不符合的项,然后我们直接就改,改到符合你的要求。


改完就发布。


发布了,就别他妈的再屏蔽我!!!


发文,说含有敏感词汇,发不出去,然后作者必须挨着检查,往往都检查不出来,然后修改发布方式。麻烦。


发出去了,第一瞬间屏蔽你还好,往往是一个小时以后屏蔽你。你还开着电脑还好,可以立即修改,但是关了电脑就只能骂娘,用手机更可怜,还不能找到被屏蔽的文,点进去显示文章已经删除。


无论哪个圈子,写文都是一件耗费心力,但是发布那一刻绝对是很愉悦的事情,但是LOFTER屎一样的屏蔽制度毁了这一切。


有时候说是因为上层政策,但是!!请问清水的屏蔽程度是什么?


为什么作者(我本人)会无缘无故进入黑名单?!


为什么清水文被屏蔽,质问为什么被屏蔽继续被屏蔽质问质问被屏蔽结果质问的质问继续被屏蔽?


为什么发文屏蔽了不到十分钟又解除屏蔽?!


为什么同样两篇文,发在一个艾迪里面,一个屏蔽另外一个不屏蔽?


最后,为什么放图链你都屏蔽!!!我他妈就信了你个邪了!


所以你们的屏蔽是什么个程序??凭个人喜好吗?


请问LOFTER app的解除屏蔽程序到底要多久?被误屏蔽的作者有能得到你们一句抱歉吗?


请问你们APP的宗旨是什么?


你们的初心你们还记得吗?


我只想安安静静写文,不想发文发的提心吊胆,发完文之后还胆战心惊……


 @LOFTER官方博客 你们毁掉了这个CP带给我的幸福感。

结婚,嗯?①

【abo设定,校园pa,失败的儿童车复健练习产物】

雷狮在上大学的时候,为了不在拥挤的寝室里变成一条沙丁鱼,选择了校外公寓。
他在公告处找到了一条外租公寓的消息,但是这是一套合租公寓,已经有人物色好了——这个同居人希望另一名房客是一个beta。
——一个beta。
哦豁,还性别歧视啊?雷狮挑了挑眉毛,记下了上面的电话号码。

到了目的地,是一栋两层小楼,雷狮摁响了门铃。
“啊,你好。”开门的是一个比雷狮稍矮的青年,艾绿色的眼睛看上去干净又清澈,“请问你……”
“你好,我是你的同居人,雷狮,凹凸大学设计专业的。”雷狮勾起一个纯良的笑容,露出了那两颗小小的虎牙,给青年留下了一个完美的印象。
“啊,你好!”青年跨出房门,接过雷狮手里看上去就分量不轻的行李箱,引他进门,“我叫安迷修,是你的学长。”
雷狮看着轻轻松松就提起他行李箱的安迷修,思绪回转,将安迷修重新定位了一下。
公寓里的墙壁并不是刺目的雪白色,带着淡淡的粉色,在暖橙色的灯光照耀下反射出浓浓的温馨味道。
雷狮动了动鼻子,一股微不可闻的清新花草茶味道钻进了雷狮的鼻腔,但是他并没有看见和茶有关的事物。
安迷修的信息素,雷狮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因为安迷修在这里居住久了,才会出现的信息素遗留。
“……厨房、餐厅、书房和厕所都在一楼,二楼有三间卧室,我住了最外面的那间,另外两间你选着住吧。”安迷修是个挺热心的人,雷狮想着。
“好的,谢谢。”扫了眼茶几上的盆栽,雷狮挥去脑中的想法,漫不经心地转口道:“这春羽挺漂亮的啊。”
安迷修顿了顿,转过头来,道:“那不是春羽,是小天使。”
“你怎么知道?”雷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差不多嘛。”
“那是我种的,我园艺专业毕业,高级园林工程师。”
哦豁,撞枪口上了。雷狮仰天无语。虽然园艺专业和设计专业并没有交际,但两者都涵盖了园林设计课程,雷狮觉得有些悬。
“而且是你们这一届的园林设计考核老师。”
……完蛋,挂科重修。雷狮无声地长号一声,捂着脸倒在了沙发上。

雷狮对安迷修的印象便一直定格在了初次见面的那个时候。而安迷修仿佛并不在园艺专业上课,雷狮并没有在教学区见过他。
安迷修身为考核老师,雷狮的资料自然捂不住,这就导致雷狮对于两人之间相互认识的不对等而充满了不满。
看着IT专业的卡米尔,雷狮有了注意。
“卡米尔。”雷狮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大哥?”卡米尔停下正在进行的编程,对于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雷狮充满了疑问。
“你知道安迷修这个人么?”雷狮把玩着转笔,问道。
“……安迷修?”卡米尔重复着这个名字,“等我查一下。”
“嗯。”
大概等了十来分钟,卡米尔的反馈到了。
“安迷修是上一届的学生,主修心理学,自修园艺专业毕业,已经自考了高级园林工程师,因为成绩优异成了这一届园艺专业的考核老师。学校剑道社的社长,上一届剑道比赛冠军,还是学生会的副社长。”
哎呦,不得了啊这个人。雷狮无意识地敲着桌子,桌面上的花草茶随着雷狮的东西微微晃动着。
心理学专业和设计专业在学校对角线上,怪不得之前都没见过面。而且还是个beta,虽然不是……
雷狮顿了顿,啧啧自语。
“……干嘛想这个……又不是……”

举报名单

如题
评论放链接,各位举报一下吧

最近小年轻都很嚣张啊?
有勇气,有当年卡酥的气势
本来没想单独提出来说的,毕竟早上不管是自家圈还是对家圈的氛围还是非常好的
但是你一天出两个就有点儿不够意思了啊?
更让我惊奇的是,这俩玩意还在不停地涨粉?

在群里的小伙伴发现了这个家伙
http://anmeileimei.lofter.com
他提出了一个QQ,于是我就去试着加了一下
是大佬的
就是被他提出来背锅的那位大佬的
因为大佬退圈,所以稍微打了个码【虽然我知道并没有卵用,你们肯定都会知道是哪个太太,所以大家就意思意思也别打搅太太了】
还有他搬走的图,我截了几张,留作实锤

第二个是这个
http://muxin197.lofter.com
他的发言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啊,雷安KY?还他手长在自己身上?爱放安雷放安雷?
【黑人问号.jpg】
还有他搬走的图,这个更嚣张,水印都不带抹的
你当我眼瞎看不见啊?
截图实锤不说话

你们是唐七或者是卡酥的徒弟吧?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圈内的事,圈内讲,不放到其他地方去了

【刚发布完退出就发现了大佬的消息,回来重新加一句】也没要两圈撕逼的意思,主要是能不能不要再来抄卡酥的套路了?咱们各萌各的不行吗?能不能别再出这种智障辣眼睛了?敢不敢自己创作啊?抄袭盗图盗文这玩意你真以为没关系?这要是换个想追究会人肉的【例如我的师姐】你觉得他能放过你啊?给自己留点儿面子不行吗?

别说了,看看我当初挂的人现在还在那飘着呢,不好意思,挂了不退
如果被我挂的两位正主看见了,不用麻烦了,我的QQ是3560704361
来加我啊,咱们可以正面怼,不虚的
当然如果有人知道他俩的QQ也可以给我,我去怼,不虚的

【雷安九十分】信

心情不好,导致安哥又死了
信我啊,我是爱着安哥的!
@雷安jiqing九十分

雷狮从来没少收到过情书。
甚至有男生的。
雷狮抽出那张素色的信纸。
“我喜欢你,”
连署名都没有,雷狮挑挑眉,和其他情书一同丢进了垃圾桶。

学院生活总是过得很快,三年匆匆而过,曾经的同学各奔东西。
雷狮回到了家中,继承了家业。
在解决“家庭纠纷”的时候,遇见了那个叫安迷修的家伙。
啊,雷狮恍然,以前的同学啊。

安迷修曾经是学生会的成员,没少参合雷狮的破事。
但是很显然雷狮并没怎么记住那个总追在他屁股后面的家伙。
不过现在他们重新认识了。
雷狮被安迷修摁在地上揍了一顿然后押进了局子。
雷狮:MMP。

最后雷狮还是出来了。
还挑衅了一下安迷修。
于是他又被摁在地上打了一顿。

从此雷狮进了安迷修的黑名单。
或者说安迷修上了雷狮的黑名单。

两个人看不对眼是一回事,警匪勾结又是一回事。
当两人知道自家老大跟对方老大达成了某些共识之后,心里大概想的都是一个词。
MMP。

结识越深,关系越深。
雷狮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有些烦恼。
说是对头,说是搭档,说是同事,又好像什么都不是。
雷狮恍然想起了那张素色的信纸,又将它抛诸脑后。
他抓抓头发,打算再和安迷修打一架。

两个人的实力其实半斤八两,胜负五五分。
但是想着才见面就被安迷修给揍了两顿,雷狮总感觉自己亏了。
于是他们又打了一架。

安迷修走了。
不管是字面意思还是深层意思。
说白了就是死了嘛,雷狮托着腮想着。
那个家伙就像白痴一样,跑去救什么小姑娘,自己命都丢了。

他们已经不小了,也已经不再纠结于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了。
雷狮敲着桌子,漫不经心地想着。
“这次我们要对付谁来着?”

雷狮抱着从学校大榕树下挖出的时间胶嚢。
是安迷修的。
这也算是那个白痴的遗物,当了这么久的搭档,帮他拿走也不算什么事。

雷狮看着手中染上锈迹的铁盒,微风吹散了他的头发,被模糊的视线里再次浮现出那张素色的信纸。
神使鬼差,雷狮打开了铁盒。
素色的信纸泛起时间的锈迹,清秀的字迹端正地坐落在信纸中央。
“我喜欢你,”
“雷狮。”

对象想看的小狼狗攻的梗,只有一点点
@企鹅子子子子

当山治再次被索隆压倒在床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愤怒地推搡着身上的人。
“给我滚开!”山治手脚并用地想要将索隆推开,“还没舔够吗!混蛋绿藻头!”
“再让我趴会儿……”索隆将头埋进山治另一边的颈窝,低沉的声音透过衣服显得有些沉闷。
山治顿了顿,放弃了挣扎,躺回到了床上。
他知道这次他受伤让索隆有些担心,这才让这个坚强的男人显露出一副困兽的样子。
他抬手反抱住索隆,咬牙切齿地道:“你口水怎么这么多!?衣服你洗!”
“我洗就我洗。”索隆抬起头,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逐渐加深着这个吻。
草帽海贼团的午餐时间再次推迟了。

【雷安九十分】分手

涉及一丢丢嘉瑞
@雷安jiqing九十分
爱是一个人的事,分手是两个人的事。

雷狮对于安迷修的忍耐力简直到了极限。
所谓恋爱,就是两个人在生活上的磨合。但是到了雷狮这里,似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妥协。
不管是饮食习惯,还是生活习惯,都是他在向安迷修在妥协。

雷狮认真地想着,他有多久没有出去撸过串喝过酒,有多久没有抽过烟飚过车,又有多久没有聚过众打过架。
以前一摊摊的坏习惯都被安迷修给硬生生地掰了回来。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雷狮抽了抽鼻子,一屋子的酸臭味,他嫌弃地挥挥手,将这些味道从鼻端赶走,才不是什么恋爱的酸臭味。
他拿起手机,联系了以前的狐朋狗友。
等他喝完酒回来就和安迷修分手吧。他想着。

等雷狮到了大排档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了个齐,甚至嘉德罗斯那家伙也在。
哈,天知道以前他们两个相互看不对眼的来着,现在有了人给管着,基本也能相对和平地相处了。
当然嘴上功夫是不能输的。
再不济也得喝……好吧,嘉德罗斯还没成年,他不和一个未成年计较。
雷狮幸灾乐祸地看着嘉德罗斯恼羞成怒的表情,对他竖了个中指。

酒过三巡,嘉德罗斯被突然杀到的格瑞给领走了,其他人也基本都纷纷讨饶,跑去厕所吐去了。
雷狮啧地看着一群鶸逃离战场,重新开了一瓶酒,咕咚咕咚地就下了肚。
许久不见得酒味,这一下就像停不下来一样,一瓶接一瓶。
雷狮又想起了安迷修。
他心不在焉地想着。
那个白痴总是喜欢那个什么骑士精神,还有那些小姐姐。
他咬了咬牙,又灌了一口啤酒。
每天都是加班加班,都不知道他赚的那点儿钱都不够自己财产的一个零头吗?
雷狮靠在卡米尔的身上,浑浑噩噩地上了车。

“……白痴骑士道……”

雷狮痛得蜷缩成一团,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点。
这是老毛病了,以前也是,他一喝酒就会肚子痛。
雷狮眨眨眼,眼前被灯光照得一片发白。
什么时候他忘了这件事来着?
好像和安迷修交往之后,他就没怎么喝过酒了。
其实也才一年而已,根本没多久,却仿佛过了许多年一样。
安迷修那个傻子,其实说跟他交往不过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来着,结果那家伙超级认真地答应了,害的自己也就这么跟他过下来了。
雷狮裹紧了身上的毛毯,怀里抱着的热烫的热水袋很好地缓解了腹痛感,使他发出了一声慰叹。
他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你喜欢安迷修吗?”
“……傻子才喜欢他……”雷狮嘟嘟囔囔地说着,“我一定要和他分手……”
“……”

一觉醒来,雷狮迷茫地看着天花板,他不记得昨天被卡米尔扶上车以后的情况了……
……不对,卡米尔哪儿来的车?雷狮抬手扶住额头,宿醉的感觉真的特别难受。
对了!他还要和安迷修分手来着!他一个激灵坐起身,身上的毛毯被被掀开,肚子上已经冷透的热水袋也掉到了一旁。
雷狮看着热水袋呆呆地坐在床上。
他伸手拿起了它。
那个傻子。雷狮沉默着,以前他喝醉了的时候腹痛难忍,也是那个傻子这么照顾他。

所以他才喜欢安迷修那个傻子啊。

雷狮推开卧室门,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人,打横抱起他放到床上,自己则躺到了他身边。
这个白痴明明怕冷还不知道上床。雷狮将尚还温热的毛毯从地上拾起,盖在两人身上。
“我喜欢你,安迷修。”雷狮轻轻地在熟睡的安迷修的耳朵上印下一吻,抱着他继续睡去。
分手什么的,还是下次再说吧。雷狮想着。
雷狮的第三十五次分手计划再次破产了。

而安迷修则默默地红了耳尖。

【雷安】欺诈师

日暮里:

 英语单词耽搁了这篇文。


啊啊啊啊我爱后妈为她打call! @兴奋的后妈 


----------------------------------------------------------------------------


10

人类需厌恶的,只有人类本身。



“这里就是核心区了。”两人中较小的一位三步并两步地跳上了一旁与他同高的石桩,挥动着双手向他的同伴介绍着。

石桩旁用灰色长巾裹住面容的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双紫罗兰色的冷冽双眸,注视着黄昏下残破的建筑群。

正是金和格瑞。

格瑞拉拉头巾,开口招呼着金道:“走了。”

“哦!”金轻巧地跳到格瑞的身边,跟着一起走进那老旧而又残败的平房区。



“这里就是北区?”格瑞打量着周围阴影处躲躲藏藏的人影,询问道。

“嗯?这里是北区的核心区了啦。”金在微愣之后答道:“从出了市区以后的第一座桥之后就已经是北区的地盘了。”

“第一座桥……”格瑞惊讶地喃喃自语,“这么大的地方?”

“对啊,”金满不在乎地道:“这里是北区的中心,也是所有大交易的谈判场所,所以是北区的核心区。”

“但是这里是不会藏货物的,他们会选择更加偏僻的地方窝藏货物,而交易会在更加偏远的山间林道里进行,这样的话就算交易崩了也不会有什么明显的线索。”

“……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些。”格瑞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道。

“当然,如果让警察知道了就不好办了。”金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在雷狮上位之后。”

“雷狮是个挺不错的刑警。”格瑞忍不住插了一句。

“正是因为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刑警,所以才不能让他知道。”金拉住格瑞的手,带着他穿过黑暗的窄巷,“来这边。”

格瑞顿了顿,没有再开口。

“之后我们要进去那里面,”金指向对面一座两层小楼,小楼上面浑浊的霓虹灯光拼凑成“黑酒屋”三个字,他向着格瑞交代着,“一会儿你不要把头巾扯下来。还有,我要和凯莉通信,你千万不要说话——”

“——安迷修最讨厌背叛的人了。”

格瑞点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他复杂地看着金的背影。



他明明应该注意到金的问题的。

或者他早就注意到了,却因为一些不可言说的原因而刻意忽略了它们。

比如,可悲的嫉妒,或者是可笑的自卑。

<b>是他自己,将太阳推入了黑夜。</b>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格瑞扯了扯头巾,将阴晴不定的表情隐藏在劣质刺鼻的布料之后。



“喂,凯莉?”金调试了一下耳麦,确定接通之后向格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怎么样,金。你应该已经到核心区了。”

“对,我已经到黑酒屋外面了。”金舔了舔嘴唇,道:“我进去了。”

“嗯,要找的是波多拉,你知道的。”

“知道,北区出名的人贩子,我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那就好。”



金一脚踹开吱吖作响的合金门,格瑞看见里面是一个吧台,和嚎哭洞穴一样的配置。

注意到踹门的人之后,吵闹的人们瞬间安静了下来,格瑞观察着他们的表情,惊愕、恐惧、不屑、敬畏、欣喜……金在他们心中的定位差距很明显。

“不明物大人。”吧台处的酒保向金鞠躬行礼,“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

金扫视了一下屋中十几个人,眯起眼,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舔尖利的虎牙,“看起来我要等的人还没到……那就先来一杯金汤力吧。”

“好的,不明物大人。”酒保再次行礼,给了其他人一个眼神,转过身去调酒。

金拉着格瑞坐在角落里,其余人恢复成了之前的热闹,但格瑞很轻松就能感到表面下紧绷的精神。

金左手托腮,食指敲动着,眼睛扫视着不大不小的室内。



很快,金汤力就被放在了金的面前。

金伸出右手,将它推到格瑞的面前,向他抬了抬下巴,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

格瑞在头巾下挑挑眉,他能感受到室内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看着那直口长杯中的浅色的液体,里面还有两片薄薄的青柠檬切片。

他沉默地伸出手,将那杯金汤力又推了回去。

空气凝住了。

沉重,死寂,安静。

格瑞小心地看着神情各异的其他人,手缓缓地摸进了衣襟,抓紧了那把柯尔特M2000。

金没有受到这氛围的影响,他就是这场风暴的台风眼,平静而又安全。

他端起金汤力一饮而尽,看了看绷紧的弓一般的格瑞,又向其他人呲牙道:“看什么看?”

那些人如同受惊的兔子,飞快地转过头去,不敢再投来一丝一毫的注意,深怕被这位恐怖的猎食者盯上,被啃食得尸骨无存。

格瑞松开了枪,注意回到了金的身上,他依旧左手托腮,食指敲敲点点着。

——摩斯密码。

格瑞侧过头去,看着门口,金一直在注视这那里……

他微微抬头。

是了。

这里是监视器……唯一的死角。



金伸出右手,在桌上敲打着,拉回了格瑞的注意力。

双手敲击不同的频率……格瑞的眸色暗了暗,他伸出手,敲了两下桌面,金顿了顿,继续传递消息。

--· ··- -·

GUN

-·· --- --- ·-·

DOOR

格瑞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微微侧头紧盯着门口,双手握上了衣服下的枪,等待着金的指令。



门把手缓缓转动,锁扣发出“咯噔”的声音。

金站起身,发出几声邪笑。

“好久不见,波多拉。”



卧槽?

最近圈子啥情况?
卧槽凛冬太太都被挂了?
我是不是得碎尸啊?
我的妈ky这么多戏的?
卧槽我是不是登错了?
这不是lof是演艺圈吧?
咋突然这么多戏精?
这些人觉得他们是上帝吗?
卧槽
爱看看不看滚好吗?
这是指国家教育计划失败吗?
一个个戏这么多的?
我的妈
导演!我剧本呢?
都不给我的?
我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说好十一月回的这是啪啪啪打脸啊?

我天
我觉得我还是别回来了
我还是去老爷的怀抱里窝着吧
我还是用小号去别圈白嫖吧
本来就气,这回来不得更气啊?

为啥不能发!?
哪儿有敏感词!?
什么鬼的lof!?
连lof都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