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的后妈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
本咸鱼管挖不管埋
QQ:3560704361
可以找我催更www

【雷安九十分】车

应画手宝宝要求,纯糖!
@雷安jiqing九十分

安迷修是个有钱人。
雷狮也是个有钱人。
他们送对方生日礼物的方式……
就是砸钱

这次安迷修二十八岁生日,也是他和雷狮谈恋爱十周年整——虽然他们已经结婚了。
八岁的安迷修是个孤儿,却遇到了小他一整岁的逃家富少爷雷狮;十八岁的安迷修是个穷小子,却和开始接手公司的雷狮谈了恋爱;二十八岁的安迷修已经是一个成功的白手起家的老板,他的马场和马匹闻名全世界。

可以说雷狮和安迷修这对夫夫,都能拿钱砸死人。
同理,给对方买的东西,自然也不可能便宜。

“嗨,猜猜你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吧?”雷狮伏在安迷修的耳边轻声说道。
“唔……手表?”安迷修的眼睛被雷狮的头巾蒙住了,这让他有些不大适应。
“不对。”雷狮的声音有些得意,仿佛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虽然在安迷修眼中他确实是个三岁的小鬼——甚至比不过被叫做嘉九岁的嘉德罗斯。
雷狮对外是一个酷炫狂霸拽的奔三成功男士,但在面对安迷修的时候,他大概只是一个雷三岁。
当然安迷修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就只有五岁。
两个年纪加起来快一个甲子了,心理年龄加起来还不如别人嘉德罗斯。

“是车。”雷狮取开头巾,兴奋地道。
安迷修适应了一下光亮,视线就被那辆黑色的车给吸引住了。
“Knight XV!”安迷修感叹,“我想要好久了!”
“你的生日礼物。”雷狮将车钥匙放到安迷修的手里,舔了舔嘴唇,“那么,开始庆祝?”
“噢,嗨,别想!”安迷修不满地看着眼神戏谑的雷狮,这个恶劣的家伙在想些什么他一清二楚,“恶党!”
“好吧好吧。”出乎安迷修的意料,雷狮居然妥协了,他拉住安迷修的手,走向Knight XV,道:“我们出去转一圈吧!”
安迷修开心地坐上驾驶座,却瞬间感觉背上一寒。他思索了半天,最后还是想兜风的念头占了上风。

“唔、嗯……啊……”安迷修死死地抓着雷狮的衣服,在高档西装上留下一道道褶皱。
他就知道没好事,安迷修愤愤地想着,但是看到伏在他双腿之间的雷狮,最后还是顺了他的意。
Knight XV无疑是辆好车,优异的性能,豪华的内装,给雷狮完美的犯案地点。
“怎么样?”雷狮爬起来亲吻安迷修的嘴角。
“你……”安迷修喘着粗气,斜了雷狮一眼,“明天给我洗车,恶党。”
“行。”雷狮笑得无比恶劣,“那我们再来一次。”
“滚唔——”

安迷修和雷狮一起走过了八岁,十八岁,二十八岁……
他们还将一起走过七十八岁,八十八岁,九十八岁……

“生日快乐,安迷修。”雷狮放柔了眉眼。
“谢谢,雷狮。”安迷修也微笑起来。

他们会携手走到生命的尽头。
不是吗?

【雷安】欺诈师9

不不不,我还是太懒了

日暮里:

你们快夸夸后妈我要给她勤劳奖! @兴奋的后妈 


---------------------------------------------------------------------------


09


人之初,性本恶。








不明物状态下的金开着Knight XV在大道上飞速奔驰着,发泄心里不满的情绪。


“趁着安姐不在乱来是吧!”金咬牙切齿,“当我不存在吗!?”




上周的时候,北部的黑区不知道从哪儿得知的消息说安迷修被捕,于是开始大肆拐卖不满五岁的儿童,已经引起了雷狮的注意。


凯莉猜想是鬼狐、嘉德罗斯和帕洛斯手底下的人引起的。安迷修和雷狮相处没有时间解决叛党,金作为安迷修的继承人,她不在时自然要担起这个责任。


正好他的同居人也在出差时间,所以他就应下了。




他注意迎面而来的是北部黑区的车,当下鸣笛让他们让路。结果没想到北部的车不仅没让道,反而直接向着他冲过来。


“艹!”金大骂一声,他看到对面的敞篷车从车顶端出了枪来。一个急转弯,险险避开子弹。


虽然Knight XV不怕枪击,但要是留下了痕迹他可要心痛好久,Knight XV与其说是安迷修的专车,不如说是给他备的。


Knight XV在金的驾驶下原地打了一个转,他右手掌好方向盘倒车,左手从右腋下的内袋中掏出一把M1911A1,借巧劲打开保险,从车窗上的缝隙里探出,一连七发点射,将四辆车的车队通通爆胎。


“当我好欺负吗!”金咂咂嘴,稳住车之后翻手将用空的弹匣卸掉,换上车门上备着的新的,看准了翻滚中的吉普,一枪爆头,吹了个口哨,“我可是从安姐手底下出师的啊!”


将两个弹匣打完,金看着血从对方车中溢出,在黄土路上绽开一朵朵暗红色的花之后才跳下Knight XV,向着那边走去。


第一辆车的人被挡风玻璃的碎片喷了一头一脸,已经血肉模糊辨识不清,身上也没有什么确认身份的东西。


金无奈,只得越过这辆车向后面的走去。


就在金越过第三辆的时候,他感觉身后一寒,还没来得及反手开枪就已经被一把枪抵住了后心。


“不准动。”


金听到之后没有动作,却皱起了眉,等身后人探出手来夺枪的时候,他疑惑地开口了。


“格瑞?”


那只夺枪的手顿住,转向他的肩膀,将他翻了个面,蓝色的眼睛直直地撞进紫色的眼睛里。


“……金?”




格瑞是雷狮手底下的兵,是一个小队长。


这次收到举报说有人拐卖儿童,因为雷狮忙着黑街的事情,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他花了四天时间找到并潜入了这个黑区,太过偏远以及道路崎岖使得它非常难以被找到。


这是他们发现的第一个黑区。


他在里面待了一天,跟着这个小喽喽离开黑区,他准备找机会向雷狮报道这个事情。


只是没想到在半路上车队遇到了一辆Knight XV,而且因为某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而向对方开了枪。


结果反而被Knight XV里面的人给解决了。


没办法,他悄悄爬了出来,躲在横翻的吉普背后,等那人经过的时候制服他。


只是没想到,Knight XV的司机他还认识。




“你怎么在这儿?”格瑞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那个乖宝宝金会出现在这里。


“格瑞才是!”知道是格瑞之后,金恢复了平常状态,闷闷不乐地道:“格瑞你说的出差就是来这里吗?”


格瑞没有回话,用余光扫过路中央的Knight XV,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直直地看着金,等待他的解释。


“格瑞是在刑警大队,也就是雷狮手底下工作吧!”金的话让格瑞皱起了眉,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




“……这事你别管,乖乖回家呆着。”格瑞最后只得妥协,首先开了口。


“不可能!”


格瑞诧异地看着金,不知道为何他的反应这么大。


金握拳,抬起头直视格瑞,“不可能的。”


“为什么?”格瑞不解。


“格瑞也不会放弃的是吧。”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这是任务。”


“那么对我来说,这也是任务。”


格瑞看着金,随他拉起自己的手,他说:“你看,格瑞。”


格瑞视线下移,看着金戴着手套的手,听着他说:“我们都是一样的。戴着手套防止留下指纹,隐藏起因为开枪留下的茧子;衣服内袋里总是带着刀枪;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不同的地方……”


每说到一个地方,金就牵着格瑞的手慢慢上移,格瑞的视线也跟着移动。最后金将格瑞的手抚上自己的脖颈,格瑞看着金陷入了沉默。


苍白的头发,猩红色的眼睛,怪异的笑容。


他笑着说。


“你看,格瑞,我是怪物。”


“你要杀了我吗?”




格瑞和金对峙着,两个人都没有动作,也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格瑞缓缓地加大手上的力度,仔细感受着脉搏的跳动。


金眯起眼,松开抓在格瑞手腕上的手,闭上眼盖住眼中复杂的情绪。


也许这种感觉就是解脱吧,金想,在格瑞用力的时候,他反而松了一口气。


却不想落入了一个怀抱。


“……白痴。”格瑞叹口气,紧紧地抱住了金,“你哭什么?”


“……诶?”金微愣,抬起手擦擦眼角,果然是一片湿润,“我哭了?”


“……白痴。”格瑞一只手揽住金的腰,一只手将他的头压近肩窝,轻吻他的发梢,“别哭了。”


金拽住格瑞的衣服,将眼泪在格瑞肩上蹭掉,“嗯……”




“格瑞……”


“嗯?”


“你衣服里藏了多少枪啊?好硌人哦。”


“……”



【雷安】欺诈师8

日暮里:

后妈我爱死你了我给你个十分大的么么砸!


 @兴奋的后妈 


=-------------------------------------------------------------------------


08


你看到的我,正是我想让你看见。








安迷修最后还是在警局里住了一晚。


但是毕竟不可能将人一直关在警局里,第二天安迷修和那两位女郎就被送离了警局,回到了嚎哭洞穴。


——外带一个雷狮。




雷狮查明了壮汉的身份,是在沿海地区比较出名的拳击手,汉斯。


连夜审问,总算从这个瘾君子口中撬出来一点儿有用的东西。




安迷修。




他出现在黑街的目的是为了和安迷修进行交易,他们老大打算抢夺安迷修的黑区,就连部署都已经完善得差不多了。


雷狮吹了个口哨,如果汉斯不是一个瘾君子,他们大概是拿不到这些零零碎碎的消息,虽然并没有多详细,但也还是个意外之喜。


只要有了这些基础消息,详细信息自然迎刃而解。


雷狮拨通了电话,“喂,你们准备的部署在哪儿?”


“北部黑区。”


“北部黑区?”




安迷修并不担心雷狮能从嚎哭洞穴里找到什么线索,而且雷狮最近天天泡在嚎哭洞穴反而给了安迷修近距离观察敌情的机会。


她坐在角落,和凯莉一起。


“听说最近很闹腾?”


“北区。”


安迷修眯起眼,并没有注视雷狮,而是偶尔扫一眼。


像雷狮那种人,对他人的视线可是很敏感的。




嚎哭洞穴背后肯定是安迷修,不然有谁有这么大能耐,能让这些背景雄厚的客人只是喝酒聊天,而不对陪酒女郎动手动脚的?


雷狮坐在一个视野极好的地方,端着天蝎宫,慢慢地喝着。


他在观察,也在转移注意。


他能感受到有很多人在盯着他,他也已经推脱了许多女人发出的邀请。


说不定这些人里面就有安迷修的眼线呢?雷狮勾起嘴角,不过现在安迷修肯定不会轻举妄动,因为他有更大的麻烦需要处理。




如果让安迷修知道雷狮的所想,她会不会笑死呢?




“北区那群人不知道发什么疯,听说是拐了三十来个人。”凯莉打了个哈欠,昨晚为了解决安迷修的假身份,她可是加了三个小时的班。


“三十来个?”安迷修左手撑住脸颊,右手手指无意识地在沙发扶手上敲击,发出闷闷的响声。


“嗯,应该下午就有报案了。”凯莉调出档案递给安迷修。


安迷修随意地翻了翻,便不再关注了。


“我近期要解决雷狮的问题,北区就交给金吧。”安迷修的视线再次扫过雷狮,他手里的第三杯天蝎宫快要见底,也就是说他马上就会离开,“你安排一下,如果沿海的家伙们真的要联手……”


“我要把安莉洁放在雷氏的势力下面。”


“去查查看是哪个家伙泄的密。”


“让他永远说不出话来。”


凯莉看着略微有些焦躁的安迷修,应道:“我知道了。”




就在第二天,雷狮接到了一起入室抢劫的报案。


只是他没想到,报案的人还是他的熟人。


他刚刚审完犯人,得知他其实是打算干掉黑街的寡头,却不想跑错了地方。




其实警察并没有让被害人一个人呆在什么奇怪的地方的习惯,所以他让他的女性下属陪着那名女士在他明亮的办公室里。


现在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女性下属看见他进来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噢,嗨?”棕色头发的女性有些腼腆地向他打招呼。


他扶额,在桌子对面坐下了,“好吧,女士,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在家的时候,那个人突然闯了进来……”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慢慢地说着。


雷狮听着她说,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她的眼睛。


“那个人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是……蓝色。”安迷修顿了顿,道:“蓝灰色,对,蓝灰色的上衣,裤子是黑色。”


“他说话了吗?”雷狮在纸上虚写几下,继续问道。


“是的,他说了。嗯……很低沉的声音。”


“嗯,是你制服了他吗?”


“是的,我向他喷了辣椒水。”安迷修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挠脸颊,“我就只会这个……”




右上,正右,左下。


雷狮确定了她并没有说谎,“好的,我们会处理的。”


“谢谢……”


“那么女士,你的名字?”


“我叫安迷修。”


雷狮猛地抬起头看着她,对面的女性明显被吓到了。


“请问……怎么了吗?”


“……不,并没有。”雷狮露出一个安抚性的微笑,试图平复他震惊的心情。


他的思绪疯狂地转动着。


安迷修,安迷修。


如果他的情报没错的话……那么她无疑是那个安迷修推出来的挡箭牌。


甚至找他寻仇的家伙都被误导了不是吗?


雷狮斟酌了一下用词,道:“安迷修,近期你可能会很危险。”


“……啊?”对面的女性明显被吓到了,她有些惊慌地看着雷狮。


“虽然这很不可思议,但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这段时间里你就住在警局里吧。”雷狮放轻了语气,让他说出来的话听起来没有那么吓人。


安迷修还是乐意相信一个警察的话的,她迟疑着问:“……那、那么……我可以带上我的妹妹吗?”


“当然。”雷狮爽快地答应了,“那么你们就住进我的公寓吧,那里比较安全。”


“好的,雷狮警官。”安迷修腼腆地笑了起来,“太感谢你了。”

刀崽崽《决心》预告!

梗取自UnderTale,即传说之下
分为屠杀线与 伪善线 和平线两条
伪全员
注意食用

屠杀线——
“你好,人类。”俊美的男人出现在你的面前,“我是安迷修。”
“……我是布伦达。”你看着安迷修黑色的眼白和翠绿色盛满笑意的眼睛,沉默了一下,笑道。
“你好,布伦达。”安迷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欢迎来到雪镇。”
……
你找到了一个摄像头,你皱了皱眉,捏爆了它。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家伙。”你想。
……
“嗨!人类!”
你听到有人在叫你,你透过迷雾看见了一个俏丽的身影。
是安莉洁。
安迷修的妹妹。
你低笑两声,向她走了过去。
……
你看着和你对峙的女性怪物,勾起了嘴角。
“我猜……你和她关系很好?”
“那个叫安莉洁的?”
……
“你……你杀了她!”戴眼镜的小鬼恐惧地看着你,“你居然——”
“噗——”
你不满地皱起了眉。
……
“你真是个疯子……”他感叹道,“你这是在挑战审判者的权威……”
你看着躺在地上也喋喋不休地说着话的怪物,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实验室。
“你……将接受审判……”他还是没有停下,“你将……面对……地底最恐怖的……”
你不满地啧声,他最终还是消声了。
……
“嗨,孩子。”
对面的怪物低垂着头,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百鸟争鸣,百花齐放。像这样美好的日子,像你一样的孩子……”
“在地狱的业火里燃烧。”
他抬起头,你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和那冰冷的眼神。
那是你不熟知的另一面。
“来吧,该我了。”
“布伦达。”







和平线——
“嗨,人类。”俊美的男人微笑着看着你,只是那种眼神让你感到不爽,“我是安迷修。”
“雷狮。”你高傲地昂起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好,雷狮。”他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
你又看到了摄像头,你不满地啧声,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
“嗨!人类!”
你透过白雾又看见了那个身影,安迷修的妹妹,安莉洁。
看着目光坚定的女孩,你站在原地勾起了嘴角。
……
“你想和我做朋友?”怪物吃着棒棒糖,怪异地看着你,“噢,好吧,我确实也挺爱恶作剧的。”
“但是……”
“我跟你,应该不是朋友关系才对。”
你奇怪地看着她,“为什么不是?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恶友。”
“就是一种感觉。”她丢开糖棍,“算了,既然安莉洁这么说,和你当当朋友也没什么。”
……
“嗨!人类!”
你转过头看着突然大胆起来的小鬼。
“那个……之前……对不起……”他局促不安地推了推眼镜,“我、我之前以为你要……你要……”
“我要什么?”
“不、不!没什么!”他慌乱地摆着手,最后腼腆地笑了笑,“只是我的错觉而已。”
“什么都没有。”
……
她复杂地看着你,“我以为……”
“只是你以为而已。”你的语气无比地嘲讽。
她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只是担心……”
“你会伤害他。”
“好像这种事曾经发生过一样。”
……
他淡淡地看着你,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和你同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或许……”他低声说了些什么,你并没有听见。
“既然他都没有拦你,那你就走吧。”他指向结界。
“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
……
“……你真奇怪。”他紧皱眉头,“你明明不想原谅我,不是吗?”
“你可是一个恶人。”
“但是你还是这么做了。”
“为什么?”
他看着没有说话的你,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你后悔了。”
“你以为他会原谅你吗?”
“太可笑了,渣渣!”
……
“……噢,嗨。”他才注意到你站在他的身后,他后退一步,有些不自在地和你打招呼。
“真没想到居然还能看见太阳。”他喃喃自语,“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明明不喜欢我,不是吗?”
“不然你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地——”
他没有说完,他用刚见你时的眼神看着你。
“不是吗?”
“布伦达?”

港真,第一次看到这种恶心的人
不仅是同校校友,还是以前的同班同学
我简直恶心得吐掉了
才吃下去的价值四块五的面包在胃里滚动,最后从嘴里吐出来,最好吐到她脸上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七大行星因你而转动,太阳因你而发光

后面的别看了,我要骂人了












我可去你™的吧!
你™的好大脸啊!
你以为你™的姓玛丽苏啊!
当我室友软好欺负啊!
长得比我胖长得比我矮长得比我丑
出口成脏真难为你男朋友敢亲你啊
哦,我忘了
你男朋友都换了四五个了
你还是被甩的那个
你还真有脸啊
挖同学墙角真有成就感啊
我可真是恶心吐了啊

请假

开学啦,这个号我会有很长时间不在,荣光欺诈师三个还没出世的刀崽崽全部放一放,等到学校事情弄完我就回来啦!

【七夕快乐!】废墟之役

是糖!信我!
雷安七夕节快乐!
以及明天和小伙伴面基好激动啊!





雷狮靠在倒塌的半截石柱背后,这里是一片类似于古罗马遗迹的地方。
低头检查自己的枪械与刀具,戴好红外线夜视镜,雷狮小心地从缝隙中眺望远方的白塔——刚才他被上面狙击手的子弹擦过了右侧大腿。
绷带随意地在伤口处缠紧,雷狮心里暗想他这个样子估计和安迷修那个傻蛋差不多了。
他敲敲耳麦,电流的杂音让他听不见卡米尔的指令,也不知道己方小队的情况。
不满地啧声,雷狮咒骂了一下提供货源的商家,心底发紧,想对方可能有干扰讯号的仪器。
现在他只能靠自己了。

雷狮端起AWP,瞄准白塔里隐隐绰绰的人影,扣下了扳机。
狙击手总是需要快速换位置的,不然就会成为他人的固定靶。
雷狮扛起AWP,颠了颠,轻巧地离开了这里。

“卡米尔?卡米尔?能听见吗?”雷狮找了个电流杂音减小的地方,半蹲身扶着耳麦小声询问道。
“大哥。”卡米尔的声音通过耳麦有些失真,但也算得上流畅,“五点钟,四百米,狙击手。”
“了解。”雷狮丢开沉重的AWP狙击枪,一个滚地横移到了石头后面,避开了子弹。他一个飞扑捡起不知道谁落下的95式重机枪,还有一半的子弹,半蹲起身就开始扫射,直到子弹用完。
确定对方死亡之后雷狮扫视一眼手中的95式,中式的东西在这里都很少见,大多是美产或者是徳产的。
一个名字在雷狮脑海中闪过,他丢下空枪,向着卡米尔指示的地方前去。

敌人已经不多了,接下来只需要找到对方藏起来的东西,任务就算完成了。
雷狮对身上的伤口简易地治疗了一下,看着一层层的绷带,不耐地撇嘴,跟那个傻子更像了。
之后的地方肉搏比较占优势,雷狮将身上的枪械统统丢掉,一身轻装上阵。

接近塔顶的地方,雷狮被人拦住了。对方的袖章让雷狮知道了他就是敌方的领队。
那人手持两把匕首,向雷狮发起了攻击。
雷狮一个后跃,躲过了主匕首的锋芒,握着鲨鱼刀的左手挡住了随之而来的副匕首。
两个人僵持不到两秒,雷狮一个扫堂腿将那人扫了一个踉跄,同时右手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了对方肋骨下方。
那人不躲不避,扫空的主匕首向着雷狮当头刺来。这一下要是刺中了,雷狮只可能是当场死亡。
雷狮啧声,只得后退。
还不待雷狮站稳,对方便不依不饶地紧贴而上,主副匕首一上一左向着雷狮袭来。
雷狮挡住了从上至下的主匕首,卸力从右侧的空档处逃出,擦着副匕首躲了过去,却还是带出了一丝血花。
雷狮反身一个膝踢将那人逼退,左手反手持刀横在胸前,右手从裤子侧袋里掏出一把刺刀指虎带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同样摆出攻击架势的敌人,尤其是他手中的匕首。

95式军刺和81式军刺。
又是中式。

雷狮眼中闪过狠辣的光芒,直直地冲向那人。

雷狮不管不顾,攻击拳拳到肉,鲨鱼刀和刺刀指虎在那人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口。
虽然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也不少,虽然看上去卷起的皮肉很可怕,但反而没有对方身上的严重。
那人的行动已经慢慢地变得迟缓,就在雷狮准备补上最后一击的时候,变故突生。
雷狮只能愣愣地看着黑色的夜空和渐渐远去的塔顶。

他被狙击了。






“艹!”雷狮摔开耳机,猛地起身扑向对面紧闭的房门,“安迷修——!!!”
就在雷狮推开门的时候,他看见坐在电脑前的安迷修突然跳了起来,将电脑完全挡在身后,“啊啊啊————恶党!你出去!出去!”
雷狮一下子停在了门口,看着安迷修醺红的耳尖,若有所思地开了口:“你在直播?”
“啊啊啊啊啊啊啊——————恶党你闭嘴!!!”
看着安迷修那副恨不得跳过来打他一顿的样子,雷狮低笑一声,凑到他面前,将他从摄像头面前挤开。
看着屏幕上安迷修的迷弟迷妹发的弹幕,雷狮挑了挑眉,扳过安迷修的脸来了一个吻,盯着镜头冷笑一声,“我的。”
“恶党——————!!!!”

最后骑士大大和他同居人打架的那一段被剪掉了,好可惜,看不了。by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迷妹。

【雷安九十分】伞

冷热流正在路上,注意食用。
@雷安jiqing九十分

雷狮坐在窗边,看着雾蒙蒙的天空,想着他的炮友。
他明天会带哪把伞呢?是那把红色的?还是黑色的?
他又会穿哪件衣服呢?是那件长风衣?还是小马甲?
雷狮勾起一个微笑,虽然他们约定好每周都要见面,但是他觉得他现在想安迷修了——比任何时候都想。

伦敦总是在下雨,雷狮和安迷修初见那天也是在一个雨天。
他在酒吧认识了安迷修,两个人一拍即合,跑去爱情旅馆开了一间房。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定每周见一次面。
上一次是第五十九次见面,也就是说至今他和安迷修认识了四百一十九天,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数字。
明天是他们第六十次见面,雷狮有一个惊喜想要给安迷修。

雷狮听见了门铃声,他愉悦地起身开门。
门外果然是安迷修,雷狮上下打量着他,褐红色的伞,灰色的高领风衣,锃亮的马靴,一切都看上去非常的完美。
“你终于来了,”雷狮用一种捧读的语气说着,不难听出他非常高兴,“我等你好久了!”
安迷修朝着雷狮笑笑,收起伞进了门。

雷狮关上门就迫不及待地和安迷修亲吻在了一起,褐红色的伞同风衣一起落在门口的地毯上,无人问津。
两个人纠缠着,从门口跌跌撞撞地走向沙发,雷狮一个用力将安迷修摁倒在沙发上,撑起身看着他。
“我真是想死你了。”雷狮在安迷修耳边低语,抚摸着使他着迷的完美酮体。
“我也是。”安迷修咬了咬雷狮的耳坠,似笑非笑地道。
碍事的衣物在纠缠当中就已经被扯掉,此时的两人不着寸缕,坦诚相见。
雷狮眯起眼,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红光。
“你真美。”雷狮舔过安迷修的脖颈,跳动的脉搏在舌头上留下火热的情感。
安迷修低笑几声,揉了揉雷狮的头发,“你还干不干了?”
“不急,”雷狮留下一个吻痕,还不到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

沙发上重叠的身影水乳交融一般不分彼此,雷狮厮磨着安迷修的鬓角,鼻息尽数撒在安迷修脸上。
“别闹了,痒。”安迷修无奈地推开雷狮,起身去厕所洗澡。
雷狮抓抓头发,自觉收拾残局。

等到雷狮从厕所出来之后,却见安迷修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了。
“这么快就走?”雷狮有些诧异,上前抱住安迷修的腰。
“啊,今天有点儿事。”安迷修侧头轻吻了一下雷狮的嘴角,“该走了。”
“你等等!”雷狮转身去穿衣服,而安迷修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

“安迷修。”雷狮认真地看着靠着房门的安迷修。
“嗯?”安迷修闭着眼等着雷狮,听见他叫自己之后抬眼看去,见他严肃的表情有些惊讶。
雷狮上前一步,安迷修举起伞抵住了他的胸口。
安迷修以前也经常这样做,雷狮撇了撇嘴,放弃更近一步的想法,站在原地,开口道。
“我喜欢你。”
安迷修愣了愣,皱起了眉。
“安迷修——”雷狮握住雨伞想要上前一步。
“嘭——”
雷狮心口一痛,看着面无表情的安迷修,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雷狮不可置信地看着安迷修,紫色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
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雷狮。雷狮看见了安迷修莹绿色的竖瞳,“……狼?”
银制的小巧子弹停留在雷狮的心脏里,伤口无法愈合的雷狮最后还是无法逃离死亡的阴影。
安迷修看着雷狮失去了气息,蹲下身捡起滚落一旁的红丝绒小方盒,在上面落下一个吻。
安迷修关上门,将小方盒揣进口袋,转身撑着伞走进雨幕。
雨冲走了血迹,也冲走了轻语。
不留半点儿痕迹。




“……我也是。”

小甜饼甜品店的日常

06 - 10
06
收到雷狮发来的集合讯息,卡米尔只得放弃继续吃甜点的念头,将这家甜品店的外卖号记下后就离开了。

卡米尔:你们还送外卖?

克罗:是的。

卡米尔:你送?

克罗:不,我媳妇。

07
而与此同时,星球的另一边。

“请问是银爵先生吗?”

银爵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孩子,皱起了眉头。

“是的。”

“这是你点的蔬菜水果沙拉!请签收!”

女孩子粉色的眼睛盛满了笑意,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银爵:……总感觉一阵恶寒。

08
“呐呐,银爵桑,呐呐,你跑什么呀?”

银爵听到这个声音,直接发动斗魔刑天。

“你到底有完没完!?”银爵不耐地说。

“啊?你不陪我玩吗?”女孩可怜兮兮地看着银爵,攻击在她身体里穿来穿去,银爵并没有感觉攻击到了实体。

啊,好像小动物……

银爵手一抖,斗魔刑天差点儿打到自己。

银爵:不,不,一点儿也不像!

09
最近所有人都知道了排行榜第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煤老板 银爵身边多了一个小姑凉。

“那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啊?”路人甲

“看起来很像啊。”路人乙

“肯定就是啊。”星月魔女

“哦!原来如此!”众

银爵:……我不是我没有!?

10
不过我们的星月魔女小姐万万没想到的是,前方一个巨大的 阴mao 阴谋在等着她。

克罗:……媳妇跑了,找个人调戏一下吧。

本人大概是史上第一萝吹?
哎呀不管了
萝卜那么好,不吹留着过年吗?
你还是不是萝吹了!?
你不是一个合格的萝吹!

萝吹自取自用
最后 @萝卜诺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