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的后妈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
本咸鱼管挖不管埋
QQ:3560704361
可以找我催更www

发个小甜饼吧?
昨天就画完了不过白天光线好一些才照的www

花海【HE结局】


  • 花海症由花吐症衍生,不知道以前有人想过没,反正我没找到有写的

  • 这是糖、糖、糖

  • 多cp注意

  • 安莉洁和安哥兄妹设定

  • 格瑞没那么傲娇设定

  • 花语在最底下,可能有误差,轻拍






安迷修睁开眼,看着天空中昏黄的太阳,抬起手抚了一下心口。

那里出现了一个鹤望兰纹身,正隐隐发烫。




大赛出现了BUG,已经有十多个参赛者死于这个BUG了。

这是一种病,暗恋某人或是告白未果的参赛者,心口会出现一种花的纹身,象征他的所爱之人。想让纹身消失,就得得到心上人的吻。

如果没有得到吻,那么一周后患者走到儿哪儿就会开出那种花;半个月时花的根茎叶就会慢慢地缠绕住患者;如果一个月都没有得到回应,那么花会将患者埋葬,开出一片为时一天的花海——而花海的范围,则取决于患者对心上人所爱的程度。

没有心上人或是心上人不再大赛中的则不会得这种病。

第一个出现这种症状的人其实是雷德,他开出来的是长春花,但是他已经治好了。
第二个出现这个症状的是一个不知名的参赛者,这个病才被众人所知。因为他死在了凹凸大厅,开出了一片白山茶,将凹凸大厅铺得满满的。

所以这个症状又称为【花海症】

而现在,安迷修也得了这种病。

他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但是他并不想去找他。




至于雷狮海盗团这边也是有些焦头烂额,他们四个人居然是无一幸免。

卡米尔的心口是露薇花,佩利的是高雪轮,帕洛斯则是白色娄斗菜。

至于雷狮……

是石斛兰。

卡米尔和帕洛斯是有头绪的,佩利完全不在意这个事情,雷狮有点儿头痛,他并不清楚他的心上人是谁。

他觉得他就没那种东西。

但是纹身已经出来了,雷狮也不得不考虑他到底喜欢谁这个问题,他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卡米尔和雷狮打了声招呼,去找自己的心上人。

不久,雷狮也离开了,原地只剩下帕洛斯和佩利。

帕洛斯平静地看着佩利心口的高雪轮,半晌之后开口吐出两个字。

“……蠢狗。”

“你说什么——”




雷狮点开系统面板,查看了一下公告,公告详细地描写了花海症的解决方式和各位参赛者的位置,方便各位患病的参赛者尽快痊愈。

他打算先去凹凸大厅碰碰运气——他决定将参赛者见个遍,总会找到自己的心上人的。

他倒要看看他心上人是谁。




格瑞这边也不好过,他和金都得了花海症

他的心口是一朵波斯菊,他知道那代表谁。而金的纹身是石蒜,问题在于他不知道那代表谁。

他在纠结于该不该亲吻他的发小,而金又会怎么看他?

……格瑞叹口气,他至少要帮助金找到他的心上人。

“金,你的纹身发烫吗?”

“它一直都很烫啊。”

格瑞有些惊讶,转过头去看毫不知情的金。

“……你知道自己喜欢谁吗?”

“诶?”金抓抓头发,笑了起来:“我最喜欢格瑞啦!”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定定地看着金。

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

格瑞靠近了金,低下身去。




过去一周,雷狮依旧没有找到他的心上人。

石斛兰在风中摇曳,散发阵阵幽香,雷狮却是异常的烦躁。

石斛兰到底代表的是谁?

雷狮停下步伐,挥动着雷神之锤砸开身边的巨石,发泄了一下心里的怒气。

“……雷狮?”

疑惑地声音从背后传来,却是格瑞和金。

格瑞上前一步,牢牢地护住金,紫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雷狮,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样子。

“……啧。”雷狮咂咂嘴,他可不想和明显健康的格瑞打在一起,输的只可能是他。

“……你得了花海症?”格瑞挑挑眉,稍微收敛了一下身上的敌意,拉着金就想走。

“你知道花海症怎么治?”雷狮看着渐渐远去的格瑞,漫不经心地问。

“……纹身会发烫。”

不再停留的格瑞两人很快消失在了雷狮的视野里。

纹身会发烫?

看来格瑞那家伙也得了花海症,不过现在肯定是治好了,但这句话该怎么理解?

是遇到心上人会发烫还是只要知道就会发烫?

雷狮原地坐下,身边开满了石斛兰,将他包围起来。

不知道卡米尔那边怎么样了,他记得卡米尔是喜欢那个排名第十的安莉洁的……

说起排名,安迷修那家伙——

“啊。”

纹身在发烫。

雷狮站起身,打开系统面板,确定好位置,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需要去找他的心上人了。




“你——你还真是狼狈啊。”

安迷修听到了一个声音,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得了花海症而已,不要那么惊讶,恶党。”

雷狮看着靠坐在树下的安迷修,心里有些发紧。

安迷修的身边开满了花,就连他的身上也缠绕着的根和叶,其中一些紧紧地束缚住他的双腿和眼睛。

“你看不见而且动不了了?这还真是报应,傻逼骑士道。”

安迷修顿了顿,没接话。

他不确定雷狮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确定雷狮会不会趁机对他下手。他现在可以说是半点儿战斗力都没有。

按理说机会主义者的雷狮最有可能会直接向他动手,将他抹杀在这里。

说不定还可能直接窜上排行第一?

安迷修并没有害怕,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心里一片清明。

他感觉到雷狮的靠近,心里却更加的期待。

为爱至死不渝,就算是死亡也无法让他放弃对雷狮的爱。

骑士是诚实的。

雷狮看着安迷修勾起的嘴角却觉得刺眼至极,傻逼骑士道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东西。

他扳住安迷修的下巴,恶狠狠地道:“你就这么开心?”

被扳住下巴的安迷修说不出话来,他皱皱眉,尝试将手从根茎的缠绕中解脱出来,但是他失败了。

然后安迷修就感觉到了唇上宛若蜻蜓点水的一个亲吻。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逆着光的雷狮,身边是飞舞的花瓣。

啊……你说一个人怎么能好看成这样啊?

雷狮拉着安迷修和他交换了一个热烈的吻。

“我喜欢你,你呢?”

“真巧,我也是。”




凹凸大赛这次的BUG不知道凑合了多少对情侣,整个大厅充满着狗粮的味道。

雷狮海盗团更是全体脱单,还拐回来了纯洁的安氏兄妹。

堪称凹凸大赛里的人生赢家。

至于另一位人生赢家……

自然就是格瑞了。






完了,花语在最后,比BE结局短老长一截。

花语
鹤望兰【天堂鸟】——恣意飞扬、自由
长春花——快乐的回忆
白山茶——真爱
露薇花——童话般的爱
高雪轮——骗子
白色娄斗菜——愚钝
石斛兰——秉性坚强的温柔
波斯菊——纯情、永远快活
石蒜——优美、冷清、孤独

花海【BE结局】


  • 花海症由花吐症衍生,不知道以前有人想过没,反正我没找到有写的

  • 这是刀、刀、刀

  • 多cp注意

  • 安莉洁和安哥不认识设定

  • 嘉德罗斯有王妃设定

  • 嗝瑞 格瑞没那么傲娇设定

  • 花语在最底下,可能有误差,轻拍

安迷修睁开眼,看着天空中昏黄的太阳,抬起手抚了一下心口。

那里出现了一个鹤望兰纹身,正隐隐发烫。




大赛出现了BUG,已经有十多个参赛者死于这个BUG了。

这是一种病,暗恋某人或是告白未果的参赛者,心口会出现一种花的纹身,象征他的所爱之人。想让纹身消失,就得得到心上人的吻。

如果没有得到吻,那么一周后患者走到儿哪儿就会开出那种花;半个月时花的根茎叶就会慢慢地缠绕住患者;如果一个月都没有得到回应,那么花会将患者埋葬,开出一片为时一天的花海——而花海的范围,则取决于患者对心上人所爱的程度。

没有心上人或是心上人不再大赛中的则不会得这种病。

第一个出现这种症状的人其实是雷德,他开出来的是长春花,但是他已经治好了。
第二个出现这个症状的是一个不知名的参赛者,这个病才被众人所知。因为他死在了凹凸大厅,开出了一片白山茶,将凹凸大厅铺得满满的。

所以这个症状又称为【花海症】

而现在,安迷修也得了这种病。

他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但是他并不想去找他。




至于雷狮海盗团这边也是有些焦头烂额,他们四个人居然是无一幸免。

卡米尔的心口是露薇花,佩利的是高雪轮,帕洛斯则是白色娄斗菜。

至于雷狮……

是石斛兰。

卡米尔和帕洛斯是有头绪的,佩利完全不在意这个事情,雷狮有点儿头痛,他并不清楚他的心上人是谁。

他觉得他就没那种东西。

但是纹身已经出来了,雷狮也不得不考虑他到底喜欢谁这个问题,他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卡米尔和雷狮打了声招呼,去找自己的心上人。

不久,雷狮也离开了,原地只剩下帕洛斯和佩利。

帕洛斯平静地看着佩利心口的高雪轮,半晌之后开口吐出两个字。

“……蠢狗。”

“你说什么——”




雷狮点开系统面板,查看了一下公告,公告详细地描写了花海症的解决方式和各位参赛者的位置,方便各位患病的参赛者尽快痊愈。

他打算先去凹凸大厅碰碰运气——他决定将参赛者见个遍,总会找到自己的心上人的。

他倒要看看他心上人是谁。




格瑞这边也不好过,他和金都得了花海症

他的心口是一朵波斯菊,他知道那代表谁。而金的纹身是石蒜,问题在于他不知道那代表谁。

他在纠结于该不该亲吻他的发小,而金又会怎么看他?

……格瑞叹口气,他至少要帮助金找到他的心上人。

“金,你的纹身发烫吗?”

“它一直都很烫啊。”

格瑞有些惊讶,转过头去看毫不知情的金。

“……你知道自己喜欢谁吗?”

“诶?”金抓抓头发,笑了起来:“我最喜欢格瑞啦!”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定定地看着金。

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

格瑞靠近了金,低下身去。




过去一周,雷狮依旧没有找到他的心上人。

石斛兰在风中摇曳,散发阵阵幽香,雷狮却是异常的烦躁。

石斛兰到底代表的是谁?

雷狮停下步伐,挥动着雷神之锤砸开身边的巨石,发泄了一下心里的怒气。

“……雷狮?”

疑惑地声音从背后传来,却是格瑞和金。

格瑞上前一步,牢牢地护住金,紫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雷狮,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样子。

“……啧。”雷狮咂咂嘴,他可不想和明显健康的格瑞打在一起,输的只可能是他。

“……你得了花海症?”格瑞挑挑眉,稍微收敛了一下身上的敌意,拉着金就想走。

“你知道花海症怎么治?”雷狮看着渐渐远去的格瑞,漫不经心地问。

“……纹身会发烫。”

不再停留的格瑞两人很快消失在了雷狮的视野里。

纹身会发烫?

看来格瑞那家伙也得了花海症,不过现在肯定是治好了,但这句话该怎么理解?

是遇到心上人会发烫还是只要知道就会发烫?

雷狮原地坐下,身边开满了石斛兰,将他包围起来。

不知道卡米尔那边怎么样了,他记得卡米尔是喜欢那个排名第十的安莉洁的……

说起排名,安迷修那家伙——

“啊。”

纹身在发烫。

雷狮站起身,打开系统面板,确定好位置,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需要去找他的心上人了。




“你——你还真是狼狈啊。”

安迷修听到了一个声音,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得了花海症而已,不要那么惊讶,恶党。”

雷狮看着靠坐在树下的安迷修,心里有些发紧。

安迷修的身边开满了花,就连他的身上也缠绕着的根和叶,其中一些紧紧地束缚住他的双腿和眼睛。

“你看不见而且动不了了?这还真是报应,傻逼骑士道。”

安迷修顿了顿,没接话。

他不确定雷狮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确定雷狮会不会趁机对他下手。他现在可以说是半点儿战斗力都没有。

按理说机会主义者的雷狮最有可能会直接向他动手,将他抹杀在这里。

说不定还可能直接窜上排行第一?

安迷修并没有害怕,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心里一片清明。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召唤出他的雷神之锤,看着安迷修,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微笑。

“再见了,傻逼骑士道。”

“嗯,再见,雷狮。”

雷神之锤砸下的一刻,雷狮的石斛兰纹身消弥在电光之中。

【参赛者 安迷修 已确认死亡。】




据说,那天整个凹凸星球都开满了金色的鹤望兰,浓郁的香气刺激着每一个参赛者。

格瑞看着一片金灿灿的鹤望兰,他被挤到了第三名。

联想系统的公告,心下了然,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和金那么幸运啊。

“格瑞!你看啊!好漂亮的花!”金拿着一大从花,捧给了格瑞,“送给你?”

“这个不能乱送。”格瑞接过鹤望兰,丢回地上,俯下身亲了一下金气鼓鼓的脸颊,“你应该送我石蒜。”

而我则送你波斯菊。




坐在石柱高处的嘉德罗斯清理出一片空地,空地上有着零星几朵雏菊。

他让雷德和祖玛留在石柱下面,也当给他的跟班放个小假。要知道当初雷德走着走着突然开出花来,可把他和祖玛吓得不轻。

现在事情解决了,雷德和祖玛也在一起了。

他听到了系统公告,他被雷狮从第一名的宝座上挤下去了,但他关心的不是这个。

嘉德罗斯坐在雏菊对面,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它。

……玛格丽特,我好想你。




“大哥?事情解决了吗?”卡米尔拉着安莉洁的手问道。

“……啊,解决了。”

雷狮轻轻地摘下一朵鹤望兰,迎着阳光亲吻了一下它。

海盗团的危机已经过去了,而他又登上了排行榜第一名。

他什么都没有失去。

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你说呢,安迷修?






完了,一会儿还有HE版,不急。

花语
鹤望兰【天堂鸟】——恣意飞扬、自由
长春花——快乐的回忆
白山茶——真爱
露薇花——童话般的爱
高雪轮——骗子
白色娄斗菜——愚钝
石斛兰——秉性坚强的温柔
波斯菊——纯情、永远快活
石蒜——优美、冷清、孤独

补档,荣光04+05
我就搞不懂这怎么就被删了???
【嗝瑞式吃金.jpg】

荣光

06
omega骑士在执行任务时拥有与主人同等的权力。

雷狮在标记安迷修之后就频繁地将他派出宫去,借着让他找稀奇古怪的东西的幌子,让安迷修做未来出逃时的准备。
安迷修每次出宫都是一车箱子带出去,一周半个月,甚至一个多月回来一次,又是一车箱子带回来。
带出去的箱子装的是金银珠宝,带回来的东西涵盖了雷王星天南地北的东西。
负责检查的人也并没有过起疑,从一开始必要的检查到现在对于安迷修带的东西丝毫不在意,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了。

没有人注意到安迷修带出去的财宝和他带回来的东西价值丝毫不对等。
也没有人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除了雷狮和卡米尔。

“安哥。”卡米尔站在没有人来往的走廊上,看着退出雷狮房间的安迷修,叫住了他。
“卡米尔殿下。”安迷修向卡米尔行了礼,道:“主人还未就寝。”
卡米尔沉默地和安迷修对视着,半晌后道。
“我知道了。”
安迷修再次行礼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哥。”
卡米尔敲开雷狮的殿门。
“卡米尔,怎么了?”雷狮转头看着他的弟弟。
“……”卡米尔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换了一个话题,“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雷狮眯起眼,“我们后天就走。”

安迷修又一次带着一车箱子大半夜的离开了皇宫,没有人阻拦他,他就那么正大光明地离开了那个鸟笼一样的地方。

第二天,雷王星得知他们的三皇子出逃的时候,雷狮三人已经坐上了飞船离开了雷王星。

“哈!终于从那个地方跑出来了!”雷狮舔着嘴唇,明显很兴奋。
他们已经换了一身行头,将皇宫里的那一套抛诸脑后。
雷狮头上绑着一根白底黄纹的头巾,将那和它主人一样桀骜不驯的头发束好;身上穿着黑色无袖高领紧身衣,外套一件白底蓝边的中袖连帽衫;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鞋子却意外的选了一双增高鞋。 目测有六厘米
卡米尔则是戴了一个绿色的羽毛棒球帽,还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他选了一套灰底黑色竖条纹的服装,还有一件绿色的小马褂;一双运动鞋看上去像是赫尔墨斯的飞鞋。
安迷修则是将和雷狮一样的头巾围在脖子上当围巾使;简单的一件白T,黑底的领带花纹和雷狮的头巾一样;黑色的修身长裤,却是一双红色的自带表情的鞋子。

三个人一站起来,高低分明,雷狮却是很满意。

“那么从今天起,雷狮海盗团就成立了!”
卡米尔自然是无比支持,安迷修也不会反对。

就在当天夜里,卡米尔向安迷修询问道。
“安哥,可以拜托你去监督一下船长吗?”
安迷修看了一眼雷狮,见他点头后向卡米尔行礼,离开了房间。
“好的,卡米尔殿下。”

“你单独找我有事吗,卡米尔?”
房间里只剩他和卡米尔了,雷狮起了头。
“大哥……”卡米尔皱了皱眉,总算是开口了。
“这一年来,你有帮安哥度过发情期吗?”

鬼鬼祟祟地探出头,却被架在颈子上的利刃逼回了座位。
“你想要干什么?”
是那个绿眼睛的小哥。
飞船船长吞了口唾沫,心里却万分庆幸,还好是他,不然他的性命就难保了。
谁知道他只是欣赏了一下港口的这艘WV3H7,就被一个紫色眼睛的人逮住问他会不会开飞船,然后就被拐上了这艘飞船。
“我……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你们想去哪里?”
他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没有那么颤抖。
绿眼睛的小哥眯了眯眼,道。
“我去问,你如果再敢逃跑我不介意杀掉你。”
他只能点头如捣蒜地应下了。






【本章驯服安人设上线!】
好了,最后一样荣光一章完成!
下一章如果没出意外估计要开车,然后文风又不正常好久
那个WV3H7是我随便编的飞船型号
官方【我当做净身高】雷总186,安哥179【原本是190】所以设定雷总增高六厘米,也就是说雷总在文中192,安哥181,卡卡166【穿上鞋】
目前安哥18,雷总17,卡卡14,也就是说离他们参加凹凸大赛还有一年,大概就两三章的样子

以上

不就是攻比受矮了嘛!一群人这受不了那受不了还闹到官方那里去了?
你看当初安哥190的时候我们雷安也没说什么啊!以前站瓶邪的时候你敢说小哥比吴邪高?带卡的带土吃十尾之前我们有说啥吗?




至于吗?

一群渣渣。

明天日程图一张完成
@凛冬七厘米身高差的季节
说好的手书崽的图
还是很难看【蛋花哭.jpg】

周庄梦蝶

雷狮在一片焦黑的战场上,看着骑着马的骑兵来来去去地虐杀着战场周边的流民。

他漫无目的地漫步在这危险的地方,仿佛就在他家的后花园里。

他一直走着,一直到了战场的尽头。

那里堆满了发臭的尸体。

大概已经死了有四五天了吧,雷狮抱着胸,这种场景他见得多了去了。

他转过身,打算往回走,却看见了一个小孩子。

他穿着不合身的麻布衫,怀里抱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玩偶,全身脏兮兮的。

但拥有着一双透亮的薄荷绿眼睛。

雷狮敢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就连他弟弟卡米尔的眼睛深处都蒙着一层淡淡的灰,没有那样由心而发的透亮。

他蹲下身,和小孩子平视。

小孩子奶声奶气地问他。

“你是谁?”

雷狮做出了一个吓人的表情。

“我是吃小孩子的妖怪!”

小孩子歪歪头,问。

“你就是妖怪吗?”

雷狮挑挑眉,无聊地收回吓唬孩子的那一套,漫不经心地问。

“是啊,你有什么事吗,小鬼?”

“我不叫小鬼,我有名字。”小孩子先是反驳了雷狮的话,然后又道:“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妖怪先生?”

雷狮觉着有趣,便应下声来。

“是啊,我要带你离开这个世界。”

小孩子眨巴眨巴眼睛。

“是和他们一样吗?”

雷狮看着小孩子指着那一堆死人,点了点头。

“是的。”

小孩子却并没有像雷狮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失措,他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真的吗?”

雷狮突然泄了气。

“不,不是。”

“那你还会带我走吗?”

“不,也不会。”

“那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呢,妖怪先生?”

雷狮回想了一下他看见的事情。

“我在看战争。”

“战争?就是那些骑士吗?”

看着小孩子害怕的模样,雷狮不由得心软了一下。

“不,那不是骑士,那是骑兵。”

“那骑士又是什么?”

雷狮顿了顿,声音放轻了一些。

“骑士是效忠于君主并守护君主一辈子的人。”

“像爸爸妈妈那样?”

“嗯……差不多吧。”

雷狮揉了揉小孩子的头发,心里不明的悸动着。

这个小鬼对他很重要。

他有这样子的想法。

“那妖怪先生是君主吗?”

雷狮的手顿了顿。

“啊,我是雷王星的三皇子。”

年幼的小孩子尚不知道这个身份代表着什么,他只是开口。

“那妖怪先生,我可以做你的骑士吗?”

“……啊?”

小孩子像是害怕被丢下一样,丢开怀里的玩具紧紧地扯住雷狮的衣袖。

“虽然现在我还很小很弱,但是我很快就会长大,很快就会变强,不会给妖怪先生拖后腿的!”

雷狮沉默了半晌,抱起小孩子,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哈,我才不要你这样子的骑士呢。

——我可是恶党啊!”




可能是冥冥之中的感应,雷狮带了一周的孩子,终于看见了城镇。

他站在城门口,将小孩子放下就要转身离开,却被小孩子扯住了衣角。

他转过头,那双通透的眼睛正委屈地看着他。

他笑了笑。

“喂,小鬼。我是雷王星三皇子雷狮,等你成为了骑士就来雷王星找我吧,我在未来等你。”

小孩子不舍地松了手,雷狮转身就走,半点儿停顿都没有。

“妖怪先生!”

雷狮听见身后的喊声,并没有回头。

“我叫安迷修!我一定会成为骑士然后去找你的!”




雷狮终于从梦当中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他只将这当做是个梦,念叨了两天就不再提起。

却不想在三年后,在凹凸大赛上,突然听见了一声呼唤。

“……妖怪先生?”




不知是那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周庄。
或两者皆有之。







狂欢日程——短篇一个完结撒花!
就当是我给你们发的小甜饼吧!
看我对你们好吧!还给你们发小甜饼吃! 【bu】

设定继续沿用安哥是战争流民设定,文中雷总的OOC就当成是他在调戏小孩子吧
至于最后两个人怎么样了……你们自己想看什么样的后续就自己想吧,我觉得应该没人会想要后续 因为是刀【bu】

谁说现在不是明天的出来,我给你上个buff!